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白杨下的城市

2018-11-08 13:33 伊犁日报   任巨龙 (伊宁)

我是不赞同“城里人不知季节变化”的说法。至少,对于边城伊宁来说,这话是不准确的。

且不说河谷独特的气候,赋予伊犁四季的鲜明、瓜果飘香的丰饶、别具特色的风光,单就城市本身而言,从苹果城、白杨城、再到花城,每一个诗意的别称里,无不带有植物印记和季节色彩。如果再走进城市深处,探寻小巷人家的生活,那些弥漫着玫瑰芬芳的庭前花圃和小院里的果树、白杨,无论如何是每一处院落都不能缺少的常客。花木年华的光景,不仅扮靓了城市的容颜,也温暖着每一个普通人的记忆……就说那些生长在城市的街道旁、水渠边和居民房前屋后的白杨树吧,它们的存在,不是先天就有的,是各民族共有传统造就的结果。直到如今,把绿荫掩映的庭院收拾得干干净净,在白杨的绿荫或是葡萄架下的“恰依哈那”上嚼着馕,喝着奶茶,品着拉面、烤肉和丰盛的瓜果,依然是这个城市一种常态的、幸福的生活方式——对于伊宁而言,白杨树不仅是一种景致,也是一种情结。是传承和延续原生态生活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,折射着一座城市对传统的坚守、习俗的接续和情感的传递,是伊宁人特有的生活情趣和生活方式留下的文明,深深地融入到市井民生的方方面面,永远不会因为城市的改变而改变,这是城市的外表难以表现和述说的。

当楼宇越建越高、越建越多,代替了千篇一律的平房院落,这是城市从温饱迈入小康的进程中,必须经历的阵痛和付出,也是每一座城市走向现代的征程中自然的选择和扬弃。只是这些新发展带来的新变化、新体验,很容易覆盖往昔的印象和记忆,让白杨掩映的时代,在快节奏的生活中,变得有些遥远。现在,不论是外来的梧桐、橡树、柏树;还是本地的白蜡、小叶白蜡、圆冠榆,都在这里安家落户,快乐生长,城市的园林和绿化,正按照多元的发展方向前进,这是谁也挡不住的。白杨树一统城市的时代,真的就成为怀旧的人们心中最温暖的记忆了。

但是,这座城市毕竟有过“满城尽是白杨树”的辉煌过去。高高的白杨树,曾经骄傲地俯瞰过伊宁,硕大的树冠投下的阴凉,惠及家家户户,老老少少,人们怀念白杨的情感,是从白杨树给予这座城市的惠泽中自然而生的,白杨树陪伴它走过的漫长昨天,留下的深厚底蕴和朴素情感是持久的、美好的、铭刻于心的,这是其他树种无法比拟和复制的。

时光改变这座城市的远不止这些。如今,花城已经取代了白杨城——就像是白杨城取代了苹果城一样,这是时代留给这座城市的最新名片。不过,在我看来,这种变化,更像是从“林海”到“花海”的转变,它们都是整个城市渴望的生态模式,只是在某些季节,二者表现出不同的优势而已。比方说,繁花似锦的花卉,更多地属于城市的春天和夏天,到了秋天,它们便繁华落尽,即便是玫瑰和秋菊也抵挡不过深秋的任何一场霜寒。这样的时候,秋日的城市是不需要用言语来告白的,她只需用色彩的转换或是生命的结束来告诉世界、告诉每一双深情的眼睛,伊宁从来不缺少季节的色彩和烙印。当然,一片玫瑰的凋零,只能是一种点缀,远远达不到标志的高度,对于这座城市来说,无论是从习惯的角度、还是从情感的角度,人们对于城市之秋的感知,一定是和一片树木的凋零息息相关的。白杨树就充当了很多伊宁人心中的季节标志——多么自然的事情呀,一片站立于户外的树木,最敏感季节的风吹草动,白杨树的春夏秋冬,就是一座城市的春夏秋冬,跟随白杨树的变换走进季节,是感知季节变化的最好方式。那种秋风秋雨中一日一日地黄去,然后飞落下来,弄得满城都是金黄的白杨叶的场景,还有霜冻之后,越发鲜红香甜的苹果、海棠,才是这个城市秋天的“传统”味道。

可惜这“传统”的味道如同“年味”,变得越来越淡,需要用心寻觅,方可释怀。还好,我办公的这座大楼,是全城最高的建筑之一,想念金色白杨的时候,我常独自来到楼顶,登高远眺,阳光依然明媚,很多鸽群在湛蓝的天空下反转翱翔。放眼望去,无论是在马路边,还是小巷人家的院落旁,白杨树高大挺拔的身躯,依然挺立在城市的空隙里,从眼前到远处,直到消失在视觉的尽头。在深秋的时光里,金黄的叶子随风飘舞,就像城市华丽的黄纱巾被风吹起吹落,俨然是这座城市最亲切、最熟悉的秋日风景。

责任编辑:王杨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}